第20章 事后清晨

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。
     岑乔想起岑茵因为一个电话钟情于他的事——果然,这男人就是祸水啊!
     她还没动,已经被人按在了商临钧身侧的椅子上,“坐,别站着了。”
     又立刻有人殷切的问:“岑小姐,想喝点什么?果汁还是酸奶?”
     “我看,要是不舒服,喝点温热的茶水会更好。”
     “是是是,喝茶也行。但还得看岑小姐自己的意思。”
    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生怕自己的殷切表达得不到位。
     在座的谁不知道鼎鼎有名的商总一向不近女色?清纯的、妖艳的、性感的,各种女人他只要勾勾手指,便是前仆后继,可偏偏他能拒则拒。现如今看到他对一个女人如此不同,大家心底自然而然萌生出各种小99.
     岑乔被大家的过度殷切弄得有些窘,下意识看向身侧的男人。
     他也正看她,长臂舒展开随意的搭在她坐着的椅子上,只替她做了决定:“一杯普洱。”
     衬衫下,男人手臂上完美的肌肉线条彰显无疑。
     这样的姿势,他的手并未触碰到她分毫,可是,越如此,越让人觉得两人之间无比的暧昧。
     连对面的黎清,眼睛都看直了。
     岑乔头痛。
     很显然,她带来的人,也都误会了她和商临钧的关系。
     她的事,只是这场商务晚宴的一个小小的插曲。
     很快的,大家重新投入到谈话中。
     商临钧似乎也忘了有她这个人的存在,只和人谈事,并不看她。但长臂始终落在她椅子上,没有移开过。
     岑乔乐得如此。她实在太难受了,一秒钟都不想和人应酬。
     很快的,服务生送来了普洱。热腾腾的茶端到她面前,她两手捧着,觉得寒凉的身体舒服了些。
     侧目看了眼身侧的男人,见他难得空闲下来,便低声道:“谢谢商总。”
     商临钧拿筷子给她夹了块排骨,“尝尝看。”
     岑乔摇头,“我没胃口。”
     她坐到现在,连筷子都没动一下。
     商临钧好看的眉皱起。抬手,手背盖在她额头上。
     岑乔心底几番波动,能感觉到大家又齐刷刷的看了过来。她本就发烧,这会儿只觉得更是热得晕头转向。
     抬手揪扯了下他的衬衫袖子,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得到的声音开口:“你别这样,大家要误会。”
     他似笑非笑,把手放下,认真问:“误会什么?”
     岑乔看他。
     包厢里璀璨的光,从头顶撒下来,缀进男人眼里。他眸色那么深,像参不透的深潭。只一眼,仿佛就要坠进去。
     她觉得危险,别开眼去,“明知故问。”
     “你怕误会?”
     岑乔点头。
     “我以为你更希望他们误会。”他说话时,眼神不着痕迹的从卢东星一行人的方向看过去。
     岑乔有些尴尬。
     这男人心思缜密。她那点利用他的小手段也瞒不过他。
     “真要说起来,这也算不上是误会。”商临钧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燕窝粥,而后,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,“春你都买过了,这关系你怕是撇不清。”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”岑乔正在喝普洱,听到他这句话,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     注意到旁人好奇的眼神,她赶忙调整表情,正了正身子,抱歉的冲他们笑笑。
     等到大家移开视线去,她才歪过身子,和他耳语,“你别想再唬我,那晚我们什么都没做过。”
     靠得很近,他身上除了烟酒味以外,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     听到她的话,商临钧忽然偏过脸来。
     她还没来不及退开,猝不及防,两个人的唇差点碰上。她呼吸一紧,搁在腿上的手捏紧。
     只听到他问:“你很香。用的什么香水?”
     他的声音,本就低沉有磁性。
     此时此刻,两个人还离得如此的近,那声音轻轻拂过她的耳膜,听起来如梦似幻,仿佛离得很远,又离得很近。
     岑乔脑子变得一片空茫,只下意识的回:“事后清晨。”
     商临钧愣一瞬,而后低笑,“事后清晨……岑小姐,品位很独特。”
     岑乔回神,醒悟过来,脸上顿时发烫,解释:“这是香水名称。”
     “嗯,听出来了。”他认真的点头。
     可是,那神色就不像明白的样子。
     岑乔认真的再次解释:“这是个很正经的香水!”
     她也很想知道,为什么这个品牌要给一款正经香水取这么不正经的名!
     “还是多喝水吧。”商临钧望着她嫣红的小脸,将普洱端到她面前,“你看起来比先前烧得更厉害了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岑乔想翻白眼。
     她觉得她怎么解释都没用了,只得苦闷的喝水,决定不再理他。
     商临钧也忙着应酬,没再和她多话,神色仍旧是淡淡的,瞧不出什么情绪,但神情间又似乎和最初有点不一样了。
     桌上坐着的每一个人都是人精,大家都心领神会。
     黎清在这边都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     而且……
     她居然觉得这总监和商总也太配了啊!男才女貌!这么坐在一起,简直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     只是,好可惜,总监已经结婚了!
     “小黎,没想到你们总监这么厉害!”卢东星探过头来,端着酒杯和黎清低语:“以后,我们日安有什么还得仰仗你们总监了。”
     黎清连忙端酒杯,压低身子碰了碰,“卢总客气。有什么需要的,您只管吩咐就成。”
     卢东星心情好,哈哈笑着,“好说!好说!”
     岑乔知道自己完全是沾了身边这个男人的光,他先前那句‘喝果汁’的话,拯救了她的胃,让她得以滴酒不沾。
     坐着坐着,人混沌的,昏昏欲睡。
     商临钧喝完杯中的酒后,只觉得肩上一重。
     他转头,香味掠过鼻尖,她红着脸蛋,睡倒在他肩上。
     高大的身子顿住,没再动,只垂首看她。
     她歪着脑袋,长发拂开,雪白的脖颈在发丝底下若隐若现,勾勒出优雅好看的线条。白净的小脸上,此刻浮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。
     这笨女人!
     商临钧伸开长臂,将她揽住,抬目看了眼余飞。
     余飞忙起身,“各位,大家这边吃着喝着,商先生得先走一步了。”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Loewe有一款香水,分男香女香,一个叫‘事后清晨’一个叫‘缠绵破晓’。
    
第20章 事后清晨
总裁,来吧!
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